[1]

自家門前,少女被拉扯著跌坐在地上 ,她身前一名少年橫眉豎目,隻身對抗著數名士兵,身上的粗布衫被扯破幾處,臉上身上也擦破了好幾處,看著很是狼狽。少年沒有任何招式和武器在身,有的只是胡攪蠻纏的一股狠勁,軍裝打扮的士兵合兩人之力竟也佔不了上風,其餘已經吃過少年苦頭的就只是圍在一旁出言挑釁,卻不願再靠近,反正待少年氣力用盡,美人還是手到擒來。

這邊亂作一團,遠處馬蹄翻飛,揚起滾滾塵土,一人單騎瞬地停在眾人一側,少年如做困獸之鬥仍不停手,正在和少年纏鬥的兩名士兵雖未及看清來人,卻因認得馬兒,只稍一失神,已被少年壓在身下。

那馬兒有一人高,馬上之人身著輕便戎裝,背向陽光,身後染上一片金黃,少年...

[2]

軍隊進城時天才剛亮,但夾道歡迎的人群還不少,熱情也沒有因早起而減少,松本第一次看到這情景,克制著不要表現得太激動,仍是忍不住四處張望,城裡房子宏偉精緻,街上人群衣裝華麗講究,每個小地方都看得他眼花撩亂,心想京城果然還是不一樣。

沒多久就到了皇宮外,軍隊稍做停留整頓,櫻井也讓松本下馬休息,將馬牽給剛走過來的士兵。

小原來到他們身邊,兩人談著要讓小原帶松本去櫻井府邸安頓的事。
櫻井說完轉身雙手搭上松本的肩,「我得要先進宮,裕貴會陪著你,不要擔心。」向著小原點了頭,就往前頭將軍身邊走去,一齊進了宮。

小原帶著松本來到一間屋頂覆著晶亮琉璃瓦,樑柱皆是精雕細琢且看起來頗為斬新大院門外,松本在小原敲門時盯了...

[3]

回到王府,櫻井在荷花池畔找到松本,眼前的人趴在欄杆上睡得沈,長長的睫毛,襯著白晳圓潤的臉龐像極一幅美麗的畫,櫻井不自禁地出神了好一會兒,心想,你要是女孩我一定娶你。

伸手輕輕將松本搖醒,「在這兒睡覺會生病的。」
松本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用軟濡的聲音說著,「你回來了。」
「我帶你去你的屋子。」櫻井說著自然無比地順手牽起松本。
松本還有些暈乎乎地便任由櫻井拉著離開院子,一路櫻井忙著向他介紹,「這間是書房,在最邊上那間是我住的,平常我都是被叫去做客,我這裡很少有客人,最常來的就是裕貴,那間客房是他偶爾留宿時會住的。」

「這間房給你。」櫻井說著打開了客房旁的屋子,房內所有傢俱一應俱全,甫進門的外間就放有一套...

[4]

一晃眼的時間,松本來到小王爺府已經幾個月過去,平日裡的早晨就跟著小原隨師博習武;小原將來做的是文官,練武只是為了強身健體,松本資質甚好,悟性極佳,又認真努力,很快地就能趕上小原。櫻井回來得早,也就和他們一起練習切磋,到了下午則帶著松本認字讀書。

知道松本非常好強,學習上相當積極進取,為了不讓他太累,櫻井剛開始會選些輕鬆的小說帶著他念,松本喜愛聽故事,櫻井的講解又淺顯易懂,沒多久就能夠認得許多字,當櫻井為他選讀到三國的故事時,發現松本似乎對兵法特別有興趣,看他聽得津津有味,便特別找了些兵法的書和他一起討論,松本活潑跳脫的思路常常能和櫻井的想法激盪出意料之外的新觀點,兩人時常一來一往地熱烈談論...

[5]

松本和小原的師傅近來告假回鄉幾日,小原似乎也忙著自己的事,不若往常每日都會來陪松本,櫻井下朝得早,只要見天氣不錯,便帶著松本往城郊外騎馬玩耍去。 
這日到了草坡邊,櫻井想到了什麼突然策馬往前奔了一大段,提起弓將箭遠遠射出去後再奔回松本身旁,指著遠方,「我們來比賽看誰先奪到箭羽。」

櫻井熟知松本脾氣,要是輸得太多肯定會消沈許久,一開始他並沒盡全力跑,可跑了一半他才發覺松本騎術大有進步,根本不需要讓他,接近箭羽的時候竟是自己追得有些吃力,眼看松本就要彎身拔箭,櫻井於是作勢摔下馬,果然松本一聽到聲音立刻轉回頭看,擔心地拉住㘘頭跳下馬奔近察看,櫻井卻已經和身滾到箭旁,松本驚覺上當,飛身搶箭...

[6]

雖然松本什麼都沒問出來,也猜不透姊姊的心事,但小原對松本家的關心沒因此而少過,多的是藉口往松本家去,有時和櫻井他們要去城郊外騎馬踏青也會找松本姊姊一起去,只是這種時候櫻井和松本一定是快馬奔得遠遠的,留給他們兩人獨處的空間。

在草原上盡情緃馬狂奔,追逐嬉鬧,玩到身上汗水淋漓,稍作休息,兩人將馬放在草坡邊上吃草,順著之前走過的小徑來到水潭邊,這次只有流水沿著山澗緩緩流下,水潭平靜無波,清澈見底,櫻井伸手撥了撥水,清涼無比,拉著松本一起脫了鞋襪將腳泡在水裡,一下子暑氣全消,非常舒服。櫻井其實很想下水,只是自己並不諳水性,不敢貿然行動,松本看出他的心思,自己先脫了外衣浸入水潭裡,游了一圈後對櫻井說...

[7]

確認了心意之後,愈和松本相處櫻井便愈清楚明白喜歡一個人的感覺,松本一直就在自己身邊,以前沒見到面的時刻會想著他正在做的事,想著下朝後要帶他做些什麼,想著隔天起床若是天氣好要帶他去哪玩,一切如此習以為常。而現在上朝時櫻井偶爾也會走神想著松本,想的是前一晚兩人耳鬢廝磨,想著松本的面容、體溫、氣息,想著那片溫軟的雙唇,覺得自己片刻都不想和他分開。

兩人本就有許多話聊,櫻井也無需藉口和理由,理所當然地待在松本房裡,到休息時櫻井會先露出期待的眼神,而松本雖總是害羞得滿臉通紅卻同樣也渴望著對方,意識到的時候互相都離不開對方溫暖的體溫。在溫軟舒適的床舖上,兩人額頭相抵、氣息相融,忘情地熱吻,沉溺其中無法...

[8]

皇子的正室都是身份高貴的王公親貴之女,要不就是和親的公主,只是此時皇城內外恰好並無年紀合適的人選,皇上雖對櫻井連納妾都在推拖這事頗為不滿,卻也沒想要太勉強他,因此面對身邊意圖明顯的大臣們,也就只能無奈地裝傻。

櫻井和松本兩人在如此不安的氛圍下,感情卻是愈來愈濃烈,相互的依戀只增不減。這是一段無法開花結果的戀情兩人心裡都再清楚不過,無論如何只想好好把握這一刻千金的相處時光。

===

用心籌畫了好一段日子,小原終於是盼來了自己的大日子,尚書府早先就已經派了幾個家僕和ㄚ環在松本家供差使,松本也在前一晚就回到家裡陪著父親和姊姊,雖和其他閏女不同,要嫁的人是早已熟識的,但是松本仍可以感覺姊姊緊張的心情,...

[9]

數日後送走小原。櫻井用盡各種理由拖延回京的時間,士兵們多有覺得奇怪的,但主帥的決定也不能違抗。

就這麼拖了幾個月後皇上卻另外指派了一名將領來整頓軍隊,接替軍營的善後事宜,頒了旨要櫻井和松本輕騎盡快趕回宮裡。

知道回去面臨的是賜婚,兩人心裡都透著沉甸甸的不安。帶著一個小隊,不緊不慢地往京城回去。
這還是第一次打了勝仗,進城卻一點也不風光,櫻井讓松本先回府邸休息,自己一人進宮面聖。

早朝的時間,櫻井一進大殿就能感覺到氣氛不太對,在一眾大臣中看到了小原,只見他拼命在臉上擰著自己完全看不懂的表情,櫻井走到最前頭行完大禮,並沒有如往常被允許起身,心中充滿疑惑卻也不敢貿然抬頭。忽然聽到身後傳來雜踏的腳步聲,...

[10]

松本對於該在哪兒落腳並沒有想法,走一步是一步,來到寬闊草原,就盡情縱馬馳聘,遇到漂亮的風景,就慢下來散步,盡量讓自己不去想櫻井的事,可又怎麼能夠,在王府這麼多年,睜眼閉眼全是櫻井。

走了幾天的路,遠處就是一個熱鬧的城鎮,他沒急著進城,先在城外的一個店鋪停留,把馬兒繫在木椿上,餵了些水,請店家拿些馬兒的食物,才進店去,店內大部份是旅人,高聲談論著旅途趣聞。

忽然外頭一陣喧鬧,松本並不是個愛看熱鬧的人,抬頭看看自己馬兒還安然地在吃草,就繼續低頭吃麵。

「那女孩真可憐呀。」「真是流氓。」「你小聲一點,等下被聽到。」湊完熱鬧走進來的幾個人吱吱喳喳地說著。

這下松本再無法袖手旁觀,走到店外 ,...

© 白玉 | Powered by LOFTER